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hzm10:38

《环球热点》让黄世仁入赘会怎样?

「杨白劳家还不起债啦。」一面大锣把消息从村东头传到村西头。怎么办?村长给杨白劳支招:一是把喜儿卖了,用钱来还债;二是招黄世仁入赘,到时莫说欠黄家的债消了,连欠着隔壁老李家一升豆子,黄世仁也要帮着一起还。

当下中国的债市就是这么个情况:大规模违约风险已经逼近。据说中国政府将出台文件,允许商行采用证券化或债转股两种方式处理不良资产。证券化就是打包不良贷款,放到市场上出售,相当于卖了喜儿还债。债转股则是商行从债主变股东,和企业拆了墻两家变一家,从此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上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

考虑到目前市场关注度,我们不妨重点谈一谈债转股。

首先,《中国商业银行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商业银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不得从事信托投资和证券经营业务,不得向非自用不动产投资或向非银行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资,但国家另有规定的除外。」所以正常情况下,商行是不可以持股企业的。这也是为何国务院要用特批文件的形式帮助商行突破法规限制。

在过去两年里,由于资产荒及股市波动,市场风险偏好走低,信用债随之水涨船高,享受了两年的牛市。然而自去杠杆、去产能和去库存开始以来,很多企业盈利能力下降,导致债务违约相继爆发。尽管去年的几起违约事件已经打破了中国债市的刚兑预期,然而直到今年,信用债市场的违约风险才真正可称作严重化。

来看看杨白劳的欠债情况。根据IMF的数据,中国可能处于风险之中的银行对企业贷款接近1.3万亿美元,可能导致的损失相当于GDP的7%。其中60%的不良贷款属于国营企业,并集中在如采矿能源等少数产能落后行业中。这些企业的基本面持续恶化,导致债券评级不断下降,违约现象也由民企扩散至央企。比如,月11日,中铁物资公告旗下168亿债券全部暂停交易,击垮了市场对政府背书的央企债券的信仰。

评级下调、违约出现,不但损害了二级市场的信心,甚至已经开始影响一级市场。3月份取消发债规模为448亿,4月份迄今则有103家发行人取消或延迟共计1173.8亿元人民币债券发行,规模分别为去年同期的3倍和3.4倍。因为发行利率上升导致融资成本变高,另外,短期经济企稳、二级市场信心不足,导致需求下降。

中铁物资这种暂停全部债券交易的做法,对市场的另一个影响是会导致一些配置了其债券的基金因为遭遇赎回而不得不卖出其它债券,从而带动其它债券价格下跌—就好像去年千股跌停的局面一样,形成流动性危机。

中国政府正是在债市违约风险来袭的背景下提出债转股方案的背景。商行可以将其债权转化为股权,缓解企业当下的还债压力。将来企业经营有起色时,商行卖出股份,收回资金。债转股并非新鲜事,然而商行债转股却并非什么值得赞赏的做法。

首先,持股企业违背了商行的经营理念。商行的主要业务是吸储放贷而非股权投资。债转股,一方面拖长了还款周期(债务逾期企业一般很难再两年内扭转流动性短缺局面),商行要付出的资金成本很高。这还是企业状况改善的情况。如果企业继续滑坡并走到了清算的一步,银行失去了作为债权人的优先求偿权,能收回多少本金还真不好说。

债转股有点类似风投,然而商行并不具备企业管理的专业知识,所以并不算一个很好的投资人。反而可能因为成为股东,不愿意企业破产,而持续为之提供贷款。企业的债务窟窿越来越大,银行的不良率越来越高,将来也许要中央财政来善后。换而言之,就是全国纳税人来善后。

好比黄世仁的放贷技能满点,并对种田一窍不通。他入赘之后,并不能帮助杨家的种植业扭亏为盈,反而不断投钱进杨家,导致黄家的家底被掏空。一旦两家破产,杨家父女加上黄家上上下下也许近百口赤贫人士在村里游手好闲,可能对治安造成威胁。为此,村长要求每家每户都替他们分摊一部分债务。看,本来是杨白劳一个人的锅,现在甩到全村人头上了。

可见,所谓的商行不良贷款实行债转股都是套路。不过是用股权掩盖真实经济的杠杆率,把银行的不良债转移到表外。持有一家终将狗带的僵尸企业的债权,和持有其股权有什么区别呢?转或不转,坏账都在那里。

IMF建议中国政府在推行债转股时,只针对可持续经营的企业,而且必须有企业业务重组计划,包括更换管理层,并按照公允价值转换。银行持股有期限。也就是说,黄世仁究竟要不要入赘,取决于杨家种植业是否有转好的可能。如果杨家实在没救了,倒不如变卖家产,能还多少是多少。毕竟动荡的大环境下,现金为王。

简单点,去杠杆的方式简单点。花式的套路请省略,你又不是个演员。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