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hzm14:56

《环球热点》特立普现象反映甚么?

特立普与希拉里均在纽约洲的两党总统提名人初选中胜出,从现在的选情看,今次美国总统竞选最终将会是特立普与希拉里之争已渐见端倪。特立普今次获得89张选举人票,与对手德.告鲁兹拉开距离,气势正盛,尽管共和党内反对特立普者大不乏人,但随着特立普受支持度日增,若今后他在西岸的选情没有重大失闪,相信共和党在七月的大会中将难以抗拒提名特立普为总统候选人。

作为共和党人,特立普所提倡的,不论是经济上的、社会政策上的、外交上的,均与美国共和党一直拥护的传统保守主义格格不入。美国社会主流精英对特立普的种种批评也阻止不了他人气急升,口没遮澜、偏激、散播族群仇恨、无知、幼稚,言下之意就是不配做总统。甚至有人说,身处大平盛世,美国已不须要高瞻远触的领袖,一个可以娱乐大家的艺人足矣,这种说法带贬义,亦当言只是戏言,但特立普的快速冒起已成为一种现象,他受支持,因为他打破禁忌,说出很多人的心底话,不用那么'正义', 不那么合乎'普世价值'了。

自八十年代列根时代开始,美国的经济政策基本是自由主义主导,在金融去管制化及全球化的进一步发展下,制造业收缩,工人职位流失,工资追不上通胀,结果是贫富差距扩阔,社会不那么和谐,政坛精英未明民间疾苦。据有关消息,特立普的支持者大多是男性,中低入息者居多,教育程度普遍不高,当然不具备那1%的绅商巨擘、金领精英的气质与价值观,他们未能赶上股市飊升的大潮流,也可能在衰退期间失业,体面的退休生活仍然遥不可及。有趣的是,民主党内反建制的桑德斯同样快速冒起,其理一也,这一切反映美国中下阶层利益被长期忽视后,人们现在要求改革。

若特立普得胜入主白宫,对我国是有利,还是不利?自1972年尼克松访华重启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中美关系在共和党执政期间一般较佳,从尼克松到列根,共和党都能从国际战略的角度出发,放下意识形态之争,实事求事地与中国发展关系。反观自民主党奥巴马出任总统以来,中美关系在重返亚洲的政策下并不那么顺利,南海问题突显双方在建立互信方面仍有很大改善空间。曾任国务卿的希拉里很明显地在中东问题上与奥巴马意见相左,若她当选,对华政策可能会变得更强硬,令紧张升级。

特立普对华当然也不甚么友善,他大肆抨击中国操控汇率引致中、美经济不平衡,抢走美国工人的饭碗,这些话当然获得不少选民支持,但事实是,美国佷多有识之士都知道,中国自2005年汇改以来一直引导人民币升值,自2014年中美元重上升轨以来,欧元、日圆大幅下挫,人民币反而被动地跟随美元上升,去年人行为避免人民币大幅贬值而不惜动用储备入市干预,特立普的指控明显是不成立的。2016至2020年是我国迈向全面小康的关键时期,发展服务业,以内需带动经济成长,强人民币反而有利刺激内需,这一点特立普应不会有甚么话说。若如他所说,对中国进行惩罚性关税,中国自然会反制,世贸亦必会介入,由于中国已熔入世界经济,设贸易壁叠只会令消费者损失,不能排除这是特立普为搏取选票而造的秀,没有操作性的说法,谁当真?

对美国而言,如何应对一个崛起的大国,如何恪守对日本、南韩等盟国的安全承诺,在复杂的国际形势下巳变得愈来愈有挑战性了,在这个环节上,若希拉里当选,很可能会继承奥巴马的重返亚洲政策,并会加强对中国施压。但特立普对中国的批评也一样是亳不留情的,把美国很多问题都归因中国,不过商人出身的特立普决非原教旨理想主义者,他已表明有意撤走在日韩的核保护伞,其孤立主义可以减低中美因南海争端而导致关系紧张的可能性,但同时亦可能会刺激区内的军事竞赛,属得属失?难说。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