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hzm09:54

《环球热点》首季回顾

年初时金融市场再现剧烈波动,对全球或再陷衰退的忧虑牵动投资者的避险情绪,风险资産如股票、高息债挨诂,WTI价格暴挫,一度降至贴近每桶25美元,与此同时,避险资产需求有加,金、银、日圆行情看涨。及至二月中,市场避险情绪降温,风险资産价格反弹,市场才重归理性。

中国去年八月中的汇改、一月人民币的贬值及溶断事件暴露了当局对外沟通的不足及不成熟,引起不少非议与不必要的炒作,令市场波动加剧;不过当局很快吸取教训,不合时宜的溶断机制迅即被取消,随后証监会高层亦有人事变动,这些举动均反映当局对事件的关注和维稳的果断。

让人民币按市场供求作适度的贬值,释放一点压力,是迈向市场化的重要一步,方向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关于这一点,国基会行政总裁拉贾德亦予以正面评价。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经济放缓必然是国际大事;然而中国经济放缓这个新常态早已是市场共识,只不过若加上股市崩盘及人民币贬值便很容易成为造空中国者最佳炒作材料。有见及此,政府不断向外界发出强烈讯息,中国是稳定的,人行行长周小川强调人民币没有长远贬值的基础,总理李克强在两会中预测,今年中国经济增长可望在6.5%至7%之间,保6.5%的意图彰彰甚显,政府这些承诺无疑对市场起稳定作用,然而能否兑现,底气在那里、市场如何解读,将不可避免地会是今年金融市场波动的重要来源之一。

二月中旬油价止跌回升是市场波动回复平静的关键。去年十二月的油组会议中,沙地阿刺伯坚拒减产,为保市场份额不惜打持久战而导致油价崩盘。分析油价的走势,还须看看中东的地缘政治。2011年阿剌伯之春后,沙地成为中东硕果仅存未受冲击的政权,虽仍是美国盟友,但自美国与伊朗逹成禁核发展协议后已变得貌合神离,在区内与伊朗争霸、维持区内最庞大的军事力量、支援也门政府对付什叶派叛军的同时,在叙利亚既要对抗政府军,又要遏止伊斯兰国的扩张,财政已感不支,去年底放风会把巨无霸国企阿美石油公司部份上市,同时透过投行筹组银团贷款,反映财政的窘廹。二月中,沙地与俄罗斯、卡塔耳、委内瑞拉同意把WTI产量冻结在一月水平,但伊朗马上表示无意加入,虽然协议尚有不少变量,起码令市场回复信心。三月中,油组的态度更明确,尽管伊朗不同意,沙地、科威特等同意限産,并将在4月17日开会讨论冻産,油价遂得以重上每桶40美元水平。

美国

尽管今年初金融市场出现剧烈波动,全球经济放缓,美国的经济增长动力还是不错的,去年第四季GDP增长率为1.4%,今年第一季增长步伐加速。2014年以来美元走强削弱出口竞争力,加上外围需求疲弱导致净出口收缩。不过劳动市场持续复甦带动工资上升,且低油价及低资金成本均有利刺激内需,抵销强美元引致出口减弱的影响。非农就业数据在首两个月都録得强劲增长,失业率降至4.9%,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劳动参与率趋稳后出现轻微上升,年初股市大幅下滑导致二月份零售放缓,然而汽车销售火红,持续低息及宽松的信贷条件持续对楼市及建造业有刺激作用。企业投资意欲略见放缓,但服务性行业的扩张全面报升,紧缩过后政府开支渐增亦为经济增长动力不绝的原因之一,核心通胀攀至2.2%,通胀率逾1%,首季GDP增长率应在2%以上。

去年12月的议息会议中,联储局启动加息周期,并预期今年将加息四次,惟年初市场动荡,新兴市场有恶化迹象,联储局一改先前乐观的预期,在一月的议息声明中对风险的评估剔除"均衡"的字眼,主席耶伦多番暗示会减慢加息的步伐,美元Index CFDs从去年11月底的高位反覆回落至96左右整固。3月16日,联储局决定今年加息次数减至二,并调低加息幅度的预期。随着过度的忧虑续渐平服,利率正常化将重归议事日程,估计联储局很有可能分别在六月及十二月加息,每次加息的幅度约0.25%。

中国

中国经济模式从以出口、投资主导过渡至以内需带动的改革犹在进行中,去年GDP增长率降至6.9%,刽二十多年新低,今年政府定下的目标为6.5%至7%,6.5%看来是底线,每年创造一千万职位确保社会稳定犹为重要。

産能过剩、人口红利无以为继、高负债比率都是令人困扰的威胁。在去库存的大方针下,政府放宽信贷令沈寂多年的房地産市场忽然火红起来,原意是刺激对二、三缐城市房地産的需求,从而消化过量的库存,不料反令一线城市房地産投机火上加油,疯涨不已。

信贷以两倍GDP增速澎涨反映资金运用效率甚低,企业加家庭负债占GDP比率从2008年的125%升至现时的207%,人行对此予以正视是完全正确的。对于産能过剩的问题,西方惯常用的方式如私有化、并购可能会引致大量裁员的问题,显非政府所乐见;于此,中国仍然可以透过技术升级,都市化及相应基建拉动经济,借以争取时间,让供给侧改革推动创新,经济转型平稳过渡。

中国经济仍然充满活力,后发优势还未用完,加上幅员广,中西部相对落后地区仍有很大发展空间,沿海城市如北京、天津、上海、江苏人均GDP已过1.27万美元(高入息门槛) ,成功突破中等入息陷井,广东、福建、山东、辽宁亦步亦趋,现已是万圆户,进入高入息时代是早晚的事,中西部的重庆、湖北亦将会在十三五后成为万圆户。

欧洲

年初全球金融动荡加上外围需求疲弱一度令人们担心欧元区得来不易的经济增长势头无以为继,从调查数据看,采购经理Index CFDs、消费者信心及商业景气大幅度下滑,外围需求疲弱导致出口及工业生产放缓,消费意欲不振,欧元区再陷通缩,二月通胀率是负0.2%,这都是油价低迷惹的祸。为防患于未然,欧洲央行在三月议息中决定加大宽松力度,储备存款利率进一步减至负0.4%,加大资産购买的量,并扩大长期再融资操作以保银行业不受负利率过度挤压。随着油价在二月中止跌回升,市场渐见平服,通缩的压力有望得到纾缓。在服务业复甦带动下,内需的增长有望带动经济在第二季回复上升动力。

难民问题滋生排外情绪,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威信备受冲击,英国公投在即,若英国选择脱欧,不单英国会受创,欧元区也必不好过,不确定性将继续困扰经济复甦。

英国

英国去年的GDP增长率为2.25%,今年将略为放缓,制造业正处六年来的最低点。金融危机以来,经济增长的动力主要来自服务业,这个模式今年也不会有大改变。欧元区经济回稳,加上英镑刽多年新低刺激出口,有助经济回复动力。随着就业市场进一步复甦,工资已呈上升趋势;油价触底回升,增长放缓可能已近尾声,通胀有望于年底升至贴近1%。当然,这个水平离英伦银行定下的2%水平尚远,今年内加息仍是遥不可及,英镑仍然处弱势。

6月23日英国将要就留欧、脱欧进公投,从理性的角度看,留欧应是较明智的选择,这是主流社会的想法,但随着民粹思想抬头,加上一些政治重量级人物如伦敦市市长加入脱欧阵营,现在两派巳势均力敌,布鲁塞尔的枪声可能令脱欧派声势得以壮大,显得更具说服力。在公投前,政治上的不明朗势必拖住经济后腿。若英国选择脱欧,对经济必造成重大打击。

日本

日本的经济复甦仍是反反覆覆,去年第三季增长率为0.3%,第四季还是要再陷收缩,二月中时估计下跌幅度是0.4%,到三月修订为负0.3%,以年化计,经济收缩1.1%。企业虽加快投资,惟个人开支下挫,本土需求收缩。虽然政府多番呼吁企业加薪,但未见踊跃,消费者信心低迷,开支倒退,日本通胀率于一月再跌至零,二月才回升至0.3%,与央行定下的2%目标仍有很大的距离。央行在二月底议息中决定加入负利率行列,存款利率降至负0.1%。若仍然无法拉动通胀预期,恐怕更大的宽松力度及更激进的减息是少不免的。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