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hzm10:14

《环球热点》再度出击

受全球经济增长放缓、金融波动加剧冲击,欧洲需求不振,于去年十二月的议息会议中,欧央行加推刺激措施,存款利率降至负0.3%,惟当时的刺激力度比市场预期小,欧元不跌反升。 

今年首两个月金融市场更见波动,欧洲再现通缩,德拉吉早于一月议息时已暗示会有后着,昨日议息正是市场焦点的所在,而在公布中提及的刺激措施都大致符合预期,甚有过之,总的来说,可算对症下药,不负众望。 

由于全球经济存在下行压力,央行修正今年欧元区的经济预测,增长率由原先的1.7%下调至1.4%。2017、2018年的GDP增长预期也分别降至1.7%及1.8%,今年的平均通胀率预期仅1.4%。 

面对当前增长放缓及通缩威胁,欧央行宣布减息,再融资利率降至零,而存款利率则降至负0.4%,并补充低利率将维持一段较长时间。值得留意的是,德拉吉虽不排除进一步减息的可能性,但不期望负利率需再往下探,负利率刺激经济,但却令银行业经营艰难,引发银行危机也非央行所楽见,如何拿捏准确对央行也是一大考验。昨天欧元先跌后回升,可见德拉吉的讲话的份量。 

至于量化宽松部份,每月购买资産的金额由每月600亿欧元加至800亿欧元,较市场预期的700亿多,而可购资産的类别则扩大至包括高质企业债。 

银行在负利率下经营艰难,有念及此,央行亦有纾困措施,就是通过目标长期再融资方案,以负0.4%利率贷款给锒行;换句话说,银行问央行借钱,央行还须给予0.4%利息的津贴,这种做法必然可以鼓励银行积极扩大信贷,把流动性注入实体经济。 

事实上,欧央行实施QE及负利率一直引起不少争议,支持及反对的论述不绝于耳。从客观的数据看,在过去十八个月中,信贷条件放松已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証明宽松货币政策的落实是走对了路,在现有基础上加些力度理应可以收到更大的效果。自从美国联储局采非常规的量化宽松政策推动经济以来,不少论者担心联储局资産会膨涨至不可收拾,最后必导致恶性通胀,但事实証明美国终摆脱衰退,经济复甦在发达国中一支独秀,从美国的经验看,这种顾虑现在回头看来的确显得过份了点。在落实QE政策方面,欧央行比联储局晚,即使今次决议增加购买资産的量,其规模还是落后于美国、英国;从追英、美的角度看,只要有须要,欧央行仍有进一步加大的空间。 

刺激经济不可能光靠央行的货币政策,提高生産力、创新、发展才是根本之道,当然,结构性改革,包括税制、工会、退休金制度的改革及基建都是欧元区需要的,惟不能一蹴而就,再者,这些事项已超出欧央行的权力范围了。

黄湛铭,金道集团高级分析师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