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hzm11:03

《環球熱點》沙、俄不能承受之痛

自二月中沙地与俄罗斯达成默契暂时冻结WTI産量,油价即从每桶25美元的低点反弹,现在已接近每桶35美元,由于基数低,反弹的幅度也不少,近40%。但石油库存仍然高企,短期内供过于求的情况不会有太大改变,油价依然受压。 

回望2011年至2014年6月这段期间,油价大致维持在每桶100美元左右,WTI储存有限,很快会用光之说支持油价在高位徘徊,惟2014年中以后,美元在加息预期下节节上升,加速油价的跌势,年底时已见每桶50美元,2015年中,油价曾一度回升至每桶60美元,及至十二月油组决议不会削减供应,油价一泻千里,上月11日低见每桶26.21,刽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油价的波动,堪作全球金融风险胃纳寒暑表。 

油价跌至现时的水平己对不少石油生産商造成不少压力,很多页岩汽油开采公司在面对资金压力下已减少投资,甚至停産。俄罗斯自前苏联解体后,工业体系瓦解,农业荒废,经济过度依赖石油及天然气出口,论经济实力仅属二流国家,今非昔比,西方经济制裁加上油价暴跌,两年来经济衰退,人均GDP已降至7,000美元以下,历史性地首次低于中国。以现时的经济条件,出兵叙利亚可算是普京险中求胜、以少搏大的奇招。对俄罗斯而言,对叙用兵是企图收到以下效果:

一、保障俄在鈙利亚的地缘政治及军事利益,俄在地中海唯一的海军基地设在叙利亚的塔达斯港,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二、自伊拉克强人侯宝因及利比亚卡达菲倒台被杀后,俄在中东的盟友仅余叙利亚亚赛德政权,在欧盟东扩势力至乌克兰及波罗的海后,支持亚赛德对俄别具战略意义。

三、IS的外国战士部份来自俄罗斯车臣及北高加索地区,估计有2,500之众,这些战士在叙、伊经实战磨鍊后归国会成为更大的安全威胁,消灭于国门外是上策。在这个层面,俄与西方有合作基础,通过对抗IS的合作可以缓和与西方自乌克兰危机后的对立关系。 

当然,俄国力无法支持打持久战,亦无法扩大规模,从现时的形势看,打败IS仍是不可能的任务,但保住亚赛德还是可以的。 

至于另一位主角沙地亚拉伯一直是区内经济大国,作为油组核心领导大国,它正是今次石油减价战的始作蛹者,年初放声气有意把巨无霸国企亚拉伯美国(Aramco简称亚美) 石油部份(不包括高达2,680亿桶石油储备) 上市,令外间对沙地的经济状况表示关注,亚美石油若上市,以其万亿美元的估值,当数全球最高市值的上市公司无疑。沙地通过亚美石油拥有全球第二大石油储备,自1980年国有化后,作为沙地王国皇冠明珠,该公司在推动沙地军事、科技及社会经济各方面的进步起着重要作用。亚美上市最耐人寻味之处,在于它可能反映沙地的经济转坏,不得不变卖家当,政府已别无选择,要向国民作出适当的警示。 

占GDP四成亦占政府收入的九成,石油所得毫无疑问是沙地的命脉所在。油价持续低企加上地缘政治不稳令沙地财政左支右拙,油价战恐难长期支撑下去,沙地政府财赤占GDP比重由2014年的3%三级跳升至去年的21.6%,过去两年已耗千亿,而当下储备仅6,500亿,就算沙地努力削减开支25%,只要油价维持在每桶30美元水平,不出五年,储备将会用光;若更坏的情况出现,全球经济倒退,需求锐减,油价滑落至每桶20美元,则国危矣!

推荐文章